<var id="zseii"><strong id="zseii"></strong></var>
<thead id="zseii"><delect id="zseii"></delect></thead>

<sub id="zseii"><output id="zseii"></output></sub>
  • <acronym id="zseii"><li id="zseii"></li></acronym>

    1. <var id="zseii"></var>

      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熱點 > 決勝全面小康 決戰脫貧攻堅 >正文

      欠發達地區基層黨建與鄉村治理“共建共治”實踐路徑研究

      【 字體:    稿件來源: 中共宿松縣委黨校  作者: 何劍筠,吳長華,陳許彬   時間:2022-06-27 16:11:31   

        摘 要:立足人力、經濟、文化3大要素,分析欠發達地區基層黨組織建設與鄉村治理在“共建共治”中面臨的現實困境,學習借鑒先進地區的經驗做法,探究欠發達地區基層黨建與鄉村治理“共建共治”的實踐路徑。

        關鍵詞:欠發達地區;基層黨建;鄉村治理;共建共治

        文章編號:1004-7026(2019) 08-0016-03 中國圖書分類號:D26 文獻標志碼:A

        1 欠發達地區“共建共治”中的問題

        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鄉村振興的基礎就在于有效的治理。加快推進鄉村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最關鍵的一點就是要強化基層黨組織的領導核心,構建多元主體協商共治的治理格局。然而,欠發達地區的農村,基于人力、經濟、文化等因素的影響,基層黨組織建設與鄉村治理在“共建共治”中,出現了諸多問題。

        1.1 人力資源因素導致鄉村治理主體弱化

        作為欠發達地區的農村,因求學、務工、經商等原因,導致人口大量外流。以安徽省S縣為例,近幾年來每年流動人口在26萬人以上。隨著城鎮化推進,欠發達地區農村空心化現象不斷出現,鄉村社會發展主體力量薄弱。S縣全縣轄9鎮13鄉209個自治村(社區) ,全縣共有基層黨支部684個,農村黨支部441個,黨員2538名。留在鄉村務農的人口中,年齡處于30~49歲階段的為 10.4%,50~59歲階段的為43.4%,60歲以上階段的為46.2%。一方面,村兩委成員中老年黨員多,青年黨員少,新黨員少,男黨員多,女黨員少甚至沒有;黨員文化素質不高,知識結構老化,接受新事物的能力較弱,農村基層黨組織核心作用難以發揮。另一方面,鄉村精英化人才流失,留守人員多為“386199,整體素質偏低,在鄉村社會治理中主體作用難以發揮。

        1.2 經濟因素導致農村基層黨組織領導力低

        欠發達地區經濟發展偏弱,尤其是農村地區。有限的縣域財力,加上主要靠鄉財政轉移支付的現行村級財務供給模式,使基層黨建投入不充足,鄉村公共物品和公共服務難以滿足群眾需求 。作為欠發達地區,由于各種資源的欠缺,村(社區)集體經濟普遍發展不好,尤其是產業經濟發展呈現出零散而又沒有活力的狀況,很多地方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式的粗放型經濟?;鶎狱h組織在處理集體產業收益和群眾個人利益的關系方面,往往不夠科學,缺乏現代化管理智慧與經驗,黨組織的領導力、組織力、凝聚力弱化。

          1.3 文化因素導致農村基層黨組織面臨的環境復雜

        農村社會發展中另一突出表現是,鄉土文明在現代工業文明、城市文明沖擊下出現斷裂。鄉村社會賴以發展的傳統秩序環境被打破,思想領域呈現多元化、多層次化現象,利益關系和階層關系變得復雜,社會問題和社會矛盾多樣、多發,社會治理和社會建設任務艱巨。

        2 先進經驗

        黨的十九大提出,“加強社會治理制度建設,完善黨委領導、政府負責、社會協同、公眾參與、法治保障的社會治理體制”。在這一治理體制建設過程中,浙江省諸暨市、安徽省銅陵市和合肥市濱湖區在實踐中進行了探索創新,總體來看有些非常值得借鑒的共同之處:一是扁平化治理模式,治理中心下移,縮減治理層級,強化基層民主政治,強化自治功能。二是以基層黨組織為核心,構建多元主體共建共治。三是采用網格化管理,搭建互聯共建共享治理平臺。

        借鑒上述3地的做法,圍繞影響鄉村治理現代化建設的人口、經濟、文化3大因素,欠發達地區應結合地方實際,立足強化黨組織核心領導作用,通過加強農村基層黨組織建設、集體經濟建設和鄉村文化建設,從而推進本地區鄉村社會實現善治,下面對此進行詳細論述。

        3 黨建引領強核心

        3.1 強化基層黨組織建設,增強組織力

        首先,推進區域化黨建,強根基。全面推進各領域黨的基層組織建設,實現黨組織和黨的工作全覆蓋。在以地域、單位為主設置基層黨組織的基礎上,探索完善基層黨組織設置形式。要在農民專業合作社、專業協會、產業鏈、外出務工經商人員相對集中點建立黨組織,采取單獨組建、區域聯建、行業統建等方式,在中介機構、協會、學會以及各類新社會組織中建立黨組織,推進黨組織和工作全覆蓋。統籌城鄉基層黨建工作,促進以城帶鄉、資源共享、優勢互補、協調發展,構建城鄉統籌的基層黨建新格局。

        其次,建強黨支部,抓關鍵。牢牢抓住黨支部這個重點,樹立黨的一切工作到支部的鮮明導向,抓規范、強基礎、補短板,推動基層黨建工作全面從嚴、全面過硬。一方面,要配好支部書記,努力建好一支敢于解放思想、勇于開拓創新、善于統籌謀劃、領導科學發展的基層支部書記隊伍。另一方面,要加強支部建設,積極推進黨支部建設的精細化、管理的網格化、工作手段的信息化,健全基層黨支部的基本規范,推進基層黨支部建設制度化。

        再次,提升素質,強基礎。要創新選人用人機制,采取公開選拔、“公推直選”“海選”等方式,選拔“想干事、能干事、干成事”和能力強、作風正、群眾公認的黨員干部。落實基層黨員教育培訓計劃,建立基層黨員輪訓制度,拓寬黨員受教育渠道,全面提升“三農”干部隊伍能力和水平。加強作風建設,集中解決思想作風、學習作風、工作作風、領導作風和生活作風等方面存在的突出問題,為做好“三農”工作打造堅強的領導隊伍。

        3.2 強化治理主體,推進“協同共治”

        無論是諸暨市,還是銅陵市、合肥市濱湖區,在治理主體上無一不是集合各類主體力量,尤其是注重發揮群眾自身主體作用。作為欠發達地區,由于可依存使用的地方人力資源薄弱,所以在激發群眾主體力量和其他社會協同力量方面更要多費心力。

        3.2.1 強化社會組織

        社會組織不僅能將群眾組織起來,而且在了解和反映民生需求、遞送公共服務、調節公共沖突等方面充當著重要角色,是承擔社會治理責任的重要載體。要大力培育和發展社會組織,著力建立與經濟社會發展相適應的現代社會組織體系。

        一是釋放社會組織生存空間。加快社會組織管理體制改革步伐,改革“雙重管理”,矮化注冊門檻,簡化登記手續。

        二是激發社會組織治理活力。要促進社會組織之間有序競爭,可嘗試“一業一地多會”,打破行業協會 商會的壟斷局面,健全非營利領域的籌資市場和人才市場,用規則和能力激發競爭;要引導社會組織的功能合理分化,形成信息發布、物資募集、專業支持、服務行動等功能齊全而又運作有序的局面;加快推進社會組織的去行政化步伐,理順政府與社會組織之間的關系;大力推進政府向社會組織購買服務,通過服務購買支持社會組織發展;搭建社會組織與營利性組織之間的合作平臺,拓展社會組織的籌資渠道。

        三是加強社會組織自身建設。在意識層面,社會組織必須強化服務與責任意識,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牢固構筑公益精神和服務理念。在組織建設層面,社會組織必須健全由決策機構、執行機構和監督機構構成的內部治理架構,做到分工合理、職責明確、運轉協調。

        3.2.2 整合各種服務資源

        一是整合黨內資源??梢园巡块T掛幫、三關工程、 黨員承諾制等黨內活動整合起來,按照資源共享、優勢互補的原則,創新基層黨建模式,建立“城鄉黨組織 互幫互助”工作機制,積極開展“城鄉支部手挽手”活動,推動項目聚集、資金集中、技術組合,促進城市反哺農村、城鄉統籌發展,實現黨建工作大融合。

        二是整合政務資源。整合部門力量,加強便民服務中心建設,建立健全便民服務網絡。認真梳理各部門的審批和服務事項,推進行政體制改革,推行政務公開,簡化辦事程序,盡可能為群眾生產生活提供方便快捷優質的服務。

        三是整合社會資源。積極拓展服務功能,延伸服務“鏈條”。構建以黨員志愿者隊伍為核心,將區域內 各類民間組織、社團組織、文體團隊等納入其中的服務體系,發揮社會力量的作用, 服務廣大群眾。

        3.3 搭建互聯共建共享平臺,推進治理科學化

        諸暨市、銅陵市和合肥市濱湖區都注重應用科技力量,采用網格化管理方式。尤其是諸暨市的“楓橋經驗”基層社會治理標準化建設經驗,更是具有操作性、 普適性。欠發達地區推進社會治理現代化,應推進區域化、網格化、信息化的平臺建設。

        首先,構建區域化黨建平臺。區域化黨建平臺將基層黨組織功能從行政性管理向嵌入式服務轉變,組織運行機制從垂直領導向協商民主轉變,統籌區域內各種可能提供公共服務和公共物品的組織、個人,調動一切可能的資源,形成自治共享的良性循環。區域化黨建平臺在一定層級上對區域內的資源作總體規劃和配置,人員配備充分下沉,使得公共服務的“網”鋪得更開、密度更大,既能夠靈敏地獲知群眾對公共服務的需求,又能夠及時快速地通過各級組織和部門滿足群眾的需求。通過建立黨建協調議事機構,開列項目清單、群眾需求清單,協商研究相關議題,推動實現組織融合、感情契合、資源整合。

        其次,依托構建黨建網格化管理體系,搭建縣域城鄉服務管理網格化體系。以強化縣域黨建為基礎,搭建縣、鄉、村(社區)3級網格管理服務平臺,同時融入平安建設、服務群眾、社會治理的功能,將黨的活動開展在網格、服務落實在網格、陣地夯實在網格,使特色網格黨建與基層治理機制有機銜接、良性互動,逐步形成以區域化為經、網格化為緯的基層黨建新體系;逐步建成網格全覆蓋、工作無縫隙、服務零距離、管理無漏洞的縣域城鄉管理服務網格化體系。強化基層黨組織、社會組織和社會工作專業人才三聯動效應,統籌協調網格內、網格間各類資源力量,提高服務群眾和矛盾調處能力,使問題、矛盾發現和處理的關口前移,基本做到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鄉。

        再次,充分發揮信息技術的積極作用。通過“互聯 網 + 黨建”“互聯網+ 社會治理”新模式整合資源,打造基層黨建、社會治理、社會服務的大數據、云服務平臺。通過微信公眾號等著力打造線上線下互動模式,使每一名黨員、每一位群眾都變成網格員,不斷實現網格化管理全覆蓋,不斷探索用數據管理、用數據決策的社會治理新機制。

        4 經濟發展夯基礎

        第一,提升思維力。集體經濟的發展狀況不僅直接影響基層黨組織的組織力,而且對基層群眾的凝聚力帶來了重大影響?;鶎狱h組織在發展集體經濟過程中,要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武裝頭腦,要用“五大發展理念”推進“三農”工作。要注重提升農業發展質量,培育鄉村發展新動能。

        第二,提升規劃力。立足自身資源特點,規劃發展產業體系。農村集體經濟發展的一個重要支撐點就在于發展產業,構建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不僅打造一 村一品、一縣一業,還要大力發展農村電子商務,大力發展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經濟。

        第三,提升組織力。一方面,注重發揮能人效應。要充分利用鄉村致富能手、鄉賢等的技術、資金等資源,凝聚優質力量,促進鄉村經濟發展。另一方面,注重激發群眾的主體干勁。黨的基層組織要領導其他各類組織,組織群眾參與生產,參與經營。要處理好集體收益與群眾個人利益的關系,用科學化的管理手段,打造新時代現代化農業大發展,服務好群眾,激發群眾的干事熱情。同時,產業發展好了,也能吸引勞動力返鄉,吸引外來創業者,從而為鄉村發展集聚人才力量。

        5 文化建設塑靈魂

        文化在凝聚社會共識、規范人的行為、動員社會參與、引導民間互助等方面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新時代鄉村文化建設,應通過挖掘本地特有的傳統文化、地域文化、紅色文化,結合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用文化的教化之力,共同建設鄉村社會新時代的價值體系,創設良好的治理環境。例如諸暨在鄉村治理中就很注重培育新鄉賢文化,欠發達地區可以從以下兩個方面著手推進文化建設。

        第一,傳承優秀傳統文化,發揮軟約束力作用。一是弘揚優秀家訓文化。中國傳統家訓是鄉土文化的集結號,倡導傳統家訓有助于提高農民自身的道德素質,增強村民對家園的認同感和歸屬感,又可以進一步提升促進基層社會的內聚力和倫理共同體的構建。家訓內容豐富,不但可以勵志、勸勤、勉學、誨戒、明 德,而且啟迪童蒙,矯正人生方向,與當今倡導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一脈相承。二是建立健全村規民約。村規民約是中國傳統社會的重要社會規范,在鄉村社會中具有德育培育、秩序規范、文化涵養等功能。新時代的鄉村社會治理,要建立以村規民約為主體的鄉村社會規范體系。村規民約要與時代同步,圍繞鄉村社會自治事項,融入社會主義文化、社會主義法治要求,通過民主討論、村民大會決議,形成文字規范,約束鄉里,推進自治、德治、法治相結合的治理體系建設。

        第二,發揮新鄉賢作用,實現共商共建。新鄉賢傳遞的是有益的價值觀念,依靠的是自身人格魅力,他們不僅能以自己的經驗、學識、特長輔助新農村建設,還能以自身的道德力量教化鄉民、澤被故土。在現代鄉村治理中嘗試建立以新鄉賢為核心力量的社會組織參與機制,探索建立法治與德治相結合的治理模式,這有利于維護農民主體地位、彌補村民自治的不足、打造鄉村共同體,為推進鄉村社會治理現代化提供實踐積累。探索建立以村民小組(或自然村) 、行政村、鄉鎮為單位的“組為基礎、三級聯動”的理事會制度,形成基層政府以自上而下的服務形式強化社會管理,群眾以自下而上的理事形式參與社會管理的互動式社會管理網絡。其中,在村民小組組建村民理事會、在行政村組建社區理事會、在鄉級組建鄉民理事會。每個理事會均由各級黨委派駐一位指導員負責組織、協調理事會運行。理事會的理事成員以新鄉賢為主體,通過民主選舉或推薦方式產生。三級理事會以章程形式明確規定理事會要嚴格遵守國家法律法規,并以“議事、協調、監督、服務”的總體職責規范運行、明晰職責。村民理事會、社區理事會以“自我教育、自我 管理、自我監督、自我服務”為基本職責要求,鄉民理事會則主要履行表達民意、參與議事、監督政務、調處矛盾、興辦公益等基本職責。新鄉賢力量被有效整合進入體制內,成為多元共治的重要力量,實現了政府行政管理與社會自我管理良性互動和有效銜接。

        參考文獻:

        [ 1]徐漢明,邵登輝.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社會治理格局的“東方模式”[J].公安學浙江警察學院學報,2018(4) :14- 27.

        [2]趙麗,蘇立寧.安徽省城市社區管理體制創新的比較研究——銅陵模式與濱湖模式[J].滁州學院學報,2015, 17 (6) :23- 26.

        [3]王妍,蘭亞春.欠發達地區鄉村治理主體多元協同機制構建[J].中國經驗研究,2015( 10) :229- 231. 

          [4]李克龍,許建文.經濟欠發達地區鄉村治理主體優化組合研究[J].四川理工學院學報,2013,28 (3) :13- 17. 

          [5]黎力.農村基層黨組織社會治理創新研究[D].湘潭:湖南科技大學,2016. 

          [6]張諾夫.農村基層黨組織建設新情況新問題與對策研究[J].中共福建省委黨校學報,2006( 1) :58- 62.


      責任編輯:陶秋月

      久久久 国产精品

      <var id="zseii"><strong id="zseii"></strong></var>
      <thead id="zseii"><delect id="zseii"></delect></thead>

      <sub id="zseii"><output id="zseii"></output></sub>
    2. <acronym id="zseii"><li id="zseii"></li></acronym>

      1. <var id="zseii"></var>